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s://spartastrategy.com/,法格纳

“东戴琳,西柯钊,南秦升,北周挺”一度被称作“中超四大恶人”,他们个个在赛场上球风剽悍、脾气火爆,动辄吃到红牌、被足协罚款、禁赛是家常便饭。而如今中超的江湖,“四大恶人”早已不再是球迷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甚至过去的“四大恶人”也都“从良”成了乖乖仔,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发生的蜕变?

中超江湖集齐“四大恶人”实际上是从2013赛季开始,在此之前,秦升、戴琳和周挺都因斑斑劣迹为各自赢得了中超恶汉的名头,直到2013赛季打上中超的武汉卓尔对阵北京国安,柯钊对马季奇一铲成名,自此中超“四大恶人”全部归位。当然,“中超四大恶人”也有其他版本,甚至还有版本加上“中望嵩(谭望嵩)”搞出了“五大恶人”之说。不论“四大恶人”还是“五大恶人”,都透露出中超赛场野蛮就是力量的另一面。

其实“中超四大恶人”并存的时间并不长,随着2014赛季,南柯钊随武汉卓尔降级,中超四大恶人就已经名存实亡了。2016赛季,“北周挺”又离开国安落叶归根到家乡中甲球队大连一方,中超四大恶人似乎自此成为传说。风流水转,2017赛季柯钊自由身加盟河南建业,回到中超;2018赛季,周挺跟随大连一方冲超成功,“四大恶人”竟然奇迹般地重聚中超。中超四大恶人,并未输给时间。

与当年负面新闻不断、到处惹事生非不同,如今的四大恶人,早已成为赛场上的守法公民。俗话说不撞南墙不回头,中超四大恶人能够弃恶从善都经历过鲜血淋漓的教训。柯钊因凶狠铲抢马五爷被禁赛5轮;秦升直到上个赛季还在付出代价,踩踏维特塞尔被足协开出了禁赛半年的罚单,申花俱乐部也对他进行了相应的追加处罚——罚款30万,下放预备队,核减年薪等。

本赛季,秦升无论在场下还是场上的表现都有了明显的进步,2017赛季足协杯夺冠后,秦升将自己的球衣拍卖并将拍卖所得的近7万元现金捐赠给因癌症去世的申花球迷的家人。秦升在他的社交账号上写道: “我的足协杯球衣拍卖活动已经结束,感谢球迷兄弟姐妹们的支持,球衣拍卖所得善款68900元,我将全部用于公益方面。钱款会在支出后进行公示,接受大家监督。最后,再次感谢球迷朋友的支持,感谢你们支持上海申花,支持中国足球,支持公益。”

东戴琳此前也是麻烦不断,2014赛季跟马季奇冲突中被红牌罚下并被追加3轮停赛;此后的2015赛季联赛,又因“中指门”被禁赛4场。现在这位“恶人”已经成熟了,再次遇到国安,他激怒对方前锋格隆让其被红牌罚下,事后戴琳说这是“我成熟的见证”。本赛季中超联赛,戴琳又有些小冲动,在对贵州恒丰的比赛中,他情绪激动地跟裁判发生的冲突,并爆料称裁判让他“滚”才会有过激反应。好在在整个过程中,戴琳无论在言语上还是肢体上都很好地控制了自己,中超新四大恶人否则他一旦有任何出格的言语和行动,都将面临非常严厉的禁赛处罚。

周挺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暮年,不过作为大连一方的队长,周挺早已厌倦了“打打杀杀”,他这样看待自己作为四大恶人的,“我这人在场上跟场下完全不同,我其实也不是故意想踢谁,就是有时候想赢比赛的心太迫切,动作总是挺大的。大家都是职业球员,我不想因为我的伤害影响谁的职业生涯,这点数我心里还是有的。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足球理解的加深,我得牌肯定越来越少,对于自己的控制也会越来越好。”现在的周挺,越发珍惜自己的职业生涯,他在饮食方面严苛地控制,在情绪管理上更是非常到位,因为不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因为禁赛而提前结束。

最新一期的足协处罚公告上,又有新的名字上榜,不过因为球场暴力或者恶意犯规被禁赛的倪玉松、韩学庚等人都是次级别联赛的球员。而新疆足协U17队员依祖拉等4名球员被禁赛9或8场,则是低年龄级别被处以严厉处罚的案例。而本期的处罚公告上,并没有中超球员违纪的案例,这表明中国足协对中超的治理力度最大,成效也最最为显著。

不可否认,“中超四大恶人”随着各自职业经历和人生阅历的丰富,职业素养有了明显的提升,与此同时,中国足协对赛场暴力的零容忍态度也起到了震慑作用。只要有人敢“顶风作案”,就会有严刑伺候,从去年的张稀哲到今年的阿兰的禁赛,中国足协净化赛场的决心不会动摇,更不能被低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